关闭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在线股票 » 正文

「证券网上开户」众应互联一笔5亿元生意引出“连环案” ,报案VS检举,谁在隐瞒?

  一个是A股上市公司,一个正筹备美股上市,一方向公安机关刑事报案,一方向证券监管部门检举,昔日生意伙伴为何兵戈相见?

  19日晚间,众应互联(002464.SZ)公告称,全资子公司北京新彩量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新彩量”)发现,浙江亿邦通信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浙江亿邦”)及其全资子公司云南亿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(下称“云南亿邦”),在与新彩量的买卖合同纠纷中涉嫌合同诈骗,已向北京朝阳区公安分局刑事报案,警方已立案,目前正在侦查中。

  公告发出当晚,浙江亿邦一核心高管在接受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独家采访回应称,目前,浙江亿邦、云南亿邦已按警方要求提供了本案有关材料,未有人员被带走调查,公司生产经营及人员稳定,未受此事影响。并称,公司已向证监会、江苏证监局、深交所检举,众应互联作为上市公司存在信披严重失实、涉嫌违法违规情形。

  那么,双方各执一词背后,究竟发生了什么?截至发稿,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尚未从众应互联获得回应。

  消失的3.5万台矿机

  浙江亿邦所属的亿邦国际系国内三大比特币矿机生产商之一,最初从事通信网络接入设备生产开发,2015年以“浙江亿邦”登陆新三板,2018年3月摘牌后曾寻求港股上市,未遂后转战美股市场,目前正筹备上市。

  上述买卖合同纠纷要从近2年前的一批矿机销售说起。

  浙江亿邦向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出示材料显示,2018年3月21日,新彩量分别与浙江亿邦、云南亿邦签署买卖合同,分别向浙江亿邦、云南亿邦购买9万台、1万台云计算服务器(即其生产的“翼比特”矿机),合同金额累计5.04亿元。

  不过众应互联此前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说法是,新彩量于2018年3月至4月,与浙江亿邦、云南亿邦分批签署了10万台矿机的《产品销售合同》。双方披露的合同签署时间不一致。

  浙江亿邦方面称,2018年5月,公司将全部10万台矿机交付给了新彩量指定人员,新彩量也出具了相应的收货清单、银行对账单等进行确认。其中,6.5万台交付给了新彩量指定接货人员胡某、赵某找来的货代公司,其余3.5万台交付给了胡某、赵某找来的接货车辆及司机。

  

  可疑的“无关第三方”

  但众应互联称,仅收到6.5万台矿机,其余3.5万台未收到。 根据此前公告,新彩量与浙江亿邦、云南亿邦签订《产品销售合同》后,截至2018年9月11日,向浙江亿邦支付了3.8亿元,向云南亿邦支付了0.2亿元。但支付上述价款后,新彩量只收到浙江亿邦的6.5万台产品,未收到云南亿邦的产品。浙江亿邦方面未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发货义务,在没有得到任何形式交货指示的情况下,把货发给了无关的第三方,不具备向彩量科技追偿的前提。

  众应互联表示,鉴于彩量科技总共支付了4亿元货款,但只收到价值3.276亿元的产品,亿邦方面应返还多支付的7240万元,遂向杭州中院提起反诉,要求判令浙江亿邦返还5240万元本金,并赔偿逾期返还款项造成的损失。

  不过,浙江亿邦不认可这一说法,其向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提供了当时开具发票的明细等材料,证明另外3.5万台产品也已交付完毕。

  该公司一核心高管表示,浙江亿邦于2018年4月至10月为上述矿机销售开具发票,云南亿邦于2018年6月至2019年1月开票;新彩量于2018年3月至4月向浙江亿邦支付货款,于2018年5月、11月向云南亿邦付款。从发票抵扣情况看,上述发票合计金额为3.9亿元,远远超过新彩量所谓仅收到6.5万台矿机的发票金额3.276亿元。

  此外,该高管还向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提供了新彩量于2018年12月,分别向浙江亿邦、云南亿邦出具的欠款对账单(有新彩量盖章)。对账单显示:截至2018年11月30日,尚欠浙江亿邦0.736亿元,欠云南亿邦0.304亿元。

  

  “如果新彩量只收到6.5万台矿机,为何要接受10万矿机的全部发票?如果他们未收到另外3.5万台的发票,为何要多抵扣7000多万元?为什么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内,从未提出过交货要求或异议?为什么在没有收到货物的情况下,仍然向云南亿邦支付货款?”上述高管称,新彩量声称没有收到3.5万台矿机,是违背事实的,也是不合常理的。

  亿邦先提民事诉讼

  实际上,早在众应互联向北京朝阳区公安分局提交刑事报案材料之前,亿邦方面率先向当地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。

上一篇:「杠杆炒股」新泉股份(603179.SH)拟终止实施2017年股票激励计划
下一篇:「配资网站」中国结算:深、沪股票期权结算业务在“合约账户开户”和“备兑证券不足的处理方式”等方面存在差异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猜你喜欢


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