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场外配资 » 正文

「期货交易鑫东财配资」场外配资阳光化左右走

「期货交易鑫东财配资」场外配资阳光化左右走

场外配资阳光化左右走

声势浩大的场外配资清理工作已经开始进入尾声,股票配资公司也在攫取暴利之后开始走下神坛。而从目前管理层的高压态势来看,场外配资行业未来的阳光化运行恐怕短期内难以实现。

“围剿”临近尾声

从6月中旬开始,管理层终于开始实质性清理场外配资。而在一个半月之后,伴随着市场的大幅动荡,“有毒资产”的清理工作也终于接近尾声,配资公司悉数宣布暂停营业,或纷纷改行。

北京商报记者近日通过“配资公司”、“股票配资”等关键词进行搜索后发现,绝大部分配资平台已经把股票配资业务暂停,转而开展其他业务。以米牛网为例,“股票抵押融资”业务中始终显示“当前无可融资产品”,钱程无忧、不差钱则在7月14日纷纷发布公告称停止股票配资相关业务,此前从事配资业务的P2P平台PPmoney已经从网站上撤掉了股票配资的标识。而一些配资平台则似乎“人去楼空”。如中国股票配资网(杭州远发配资旗下网站)的客服电话已经处于无人接听状态;而深圳腾信资产股票配资公司的客服电话则在接通后立即提示,“对不起,呼叫不成功,请稍后再拨”。

而在此前,申万宏源曾预计,民间配资公司全国约为1万家。由此可见,随着清理工作的深入,配资公司的野蛮式增长终于遭到了控制。“现在不能新开账户,HOMS不能往账户内补钱了,只有存量账户仍可继续运作。”曾经是中型规模的股票配资平台相关人士李雷(化名)如是说。

而这场清理场外配资的工作,前后持续了约4个月。从4月17日证监会明确规定“不得以任何形式参与场外股票配资、伞形信托等活动,不得为场外股票配资、伞形信托提供数据端口等服务或便利”开始,监管层的去杠杆手段逐步加压,而对配资打击最大的则无疑是7月12日,监管层宣布严禁账户持有人通过证券账户下设子账户、分账户、虚拟账户等方式违规进行证券交易。而对于场外配资依靠的恒生公司HOMS系统、上海铭创FPRC系统和同花顺系统,证监会也都先后进行了监管和清查。在7月16日,恒生电子关于HOMS系统下的配资业务提出了三点具体措施,包括关闭HOMS系统任何账户开立功能、关闭HOMS系统现有零资产账户的所有功能、通知所有客户不得再对现有账户增资,这被认为是对于配资公司的致命打击。

坐等数钱时代结束

“非常暴利!”说起配资行业的吸金能力,李雷用了这样的词汇。据他介绍,公司是从去年春节开始经营股票配资业务的,当时的上证综指仍在2000点附近徘徊,而后随着指数突破上行3000点,股票配资业务开始出现爆炸式增长,几乎所有的公司业务都十分火爆,最鼎盛的时候,很多客户连跑几个平台都融不到钱。

起初,李雷所在公司的注册资金为1000万元,仅去年就实现净利润8000多万元,净资产收益率高达800%多,由此可见股票配资行业的暴利。而依靠着200多倍的杠杆经营,公司总资产最多的时候曾达到180亿元。“今年注册资本增加到了8000多万元,如果监管层没有限制配资的话,估计今年能做到380亿元。”李雷如是说。

实际上,很多配资公司都在做着空手套白狼的游戏。“配资公司先拿资金去申请伞形信托,伞形信托下来以后再通过恒生的HOMS或者铭创的FPRC系统将伞形信托账户切割成大小不一的子账户,给配资者使用。配资者交保证金给配资公司,配资公司拿到保证金后再去申请新的伞形信托,一直循环下去。”北京一位行业内人士解释了配资公司的运行原理。而理论上讲,配资公司可以依靠杠杆经营做到无限规模,利息差则是它们赚钱的稳定来源。“银行等方面批发资金的年息在7%-8%左右,而配资公司借给客户月利率不低于1.15%,综合算下来,年息差净赚10%以上。”上述业内人士称。

风险仍在转型难行

不过,曾经的暴利行业已经终结,配资公司也纷纷谋划转型。“公司准备放弃配资业务转型做阳光私募。而业务单一的配资公司则很难转型,大多被迫关门。配资是比较独立的一种业务模式,跟其他证券类没什么相关性。”李雷说。而上海一家配资平台负责人则表示,一些配资公司开始由线上转到线下。不过,在该负责人看来,由于技术的限制,线下配资规模扩张的速度会非常慢,规模很难扩大。

上一篇:「炒股公司」证监会再表态严打场外配资
下一篇:「什么叫大盘股」市场各方应合力 严防非法场外配资卷土重来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猜你喜欢


二维码